新闻中心
» 公司要闻
» 活动专题
» 行业资讯
公司要闻
第七届花城文学奖揭晓,韩少功、王安忆、刘亮程、李佩甫、莫言等作家折桂!
发布时间: 2019-08-23 09:31:48   作者:花城出版社   来源: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    8月19日晚,“花城文学之夜”在广东艺术剧院举行,现场揭晓了第七届花城文学奖获奖名单。活动由广东省出版集团、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办,花城出版社、《花城》杂志承办。

    自1979年创刊,《花城》杂志始终支持具有真正人文精神、独立建树的写作,被誉为全国纯文学期刊中久负盛名的“四大名旦”之一。四十年来,《花城》杂志曾首发过许多在文学史上留下重要影响的作品,如路遥《平凡的世界(第一部)》,顾城《英儿》、王小波《革命时期的爱情》《白银时代》,海子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等。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《花城》杂志曾成功举办过五届“花城文学奖”,2017年成功举办了第六届。王蒙、莫言、路遥、张洁、周梅森、梁晓声、苏童等知名作家都曾是“花城文学奖” 的获得者。

    “花城文学之夜”以“燃烧 绽放——《花城》创刊40周年遇见第七届花城文学奖”为主题,采用未来主义的舞台设计风格,分为上中下三阙,以古典诗词为叙述轴线,回溯历史、沟通未来,用音乐和舞蹈等现代艺术的形式展现《花城》四十年经典,如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等作品,庄重典雅地重现文学之美,是一场风格独特的文学与艺术共同绽放的盛会。

 

活动现场

 

    颁奖仪式作为晚会的一部分,有机地镶嵌在整个舞台中间,成为晚会的主线。随着音乐响起,舞者在灯光下捧出奖杯,“第七届花城文学奖”正式揭晓:韩少功《修改过程》、王安忆《考工记》、刘亮程《捎话》、李佩甫《平原客》获得长篇小说奖;莫言《诗人金希普》、葛水平《空山草马》、残雪《幸福》、万玛才旦《气球》、胡学文《龙门》、郝景芳《长生塔》获得中短篇小说奖;于坚《大象十章》获得诗歌奖;林贤治《通往母亲的路》获得非虚构奖;格非《想象读者与处理经验》获得评论奖;陆象淦《着魔的指南》获得翻译奖。

   

    获奖感言摘录

 

    韩少功《修改过程》,获长篇小说奖

    “文学是一种精神长跑,跑出第一圈,第二圈……仅仅是开始。能否跑到终点,接受下一个四十年乃至更长岁月的沉淀与淘汰,才是每一个参与者更需面对的大考。口碑是最大的奖杯。时间是最终的裁判。在这里,我也感谢我自己,眼下还能有这样一点清醒。”

 

韩少功

 

    王安忆《考工记》,获长篇小说奖

    “感谢,感谢,感谢!这已经超出我应得的回馈。如果还能要求些什么,那就是让我继续地,安静地,生活和写作!”

 

王安忆发来视频,发表获奖感言

 

    刘亮程《捎话》,获长篇小说奖

    “我相信自然中的各种声音都可以相互听懂。尘土和风可以言语,风牛马可以说话,万物间彼此呼唤,写作只是要找到那些灵通的声音和语言。作家须将自己活成一个地方,而不仅仅是一个地方的人。在他身上须有一个地方的气候。我努力让自己的文字修炼成精,去书写这天地间的有灵万物。”

 

刘亮程

 

    李佩甫《平原客》,获长篇小说奖

    “平原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是我的精神家园,也是我的写作领地。在一些时间里,我的写作方向一直着力于‘人与土地’的对话,或者说‘土壤与植物’的关系。”

 

李佩甫

 

    莫言《诗人金希普》,获中短篇小说奖

    “《花城》是一份非常好的刊物,有四十年光辉的历史,发表了诸多优秀的作品,培养了许多优秀的作家。我作为一个《花城》的老作者,希望这份刊物继续成长,继续为繁荣我们的文学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。我在南美洲南部的一棵大杜鹃下发表这样一个简单的演讲,祝福《花城》像这棵花一样繁荣昌盛,繁花似锦。”

 

莫言发来视频,发表获奖感言

 

    葛水平《空山草马》,获中短篇小说奖

    “感谢评委将本届花城文学奖中短篇小说奖授予我!我个人而言,获此殊荣并不平静,毫无疑问,还有许多朋友应该当之无愧地接受这一荣誉。获奖并不意味着一部作品完全成功,因为今天的社会生活中,文学仍然是一种需要矫正的力量,我始终认为,写作更应该关心平头百姓的生活!”

 

葛水平

 

    残雪《幸福》,获中短篇小说奖

    “我一直从心里认为,《花城》杂志是我的娘家。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起,我的不少最重要的作品都刊登在《花城》杂志上。在这三十年里头,《花城》在我的创作中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。我认为办刊者和编辑们都具有广阔的胸怀和视野,文学知识也很渊博,而且非常敬业。这份朴素的杂志从不跟风,却具有长远的谋划,总是扎扎实实地在文学的园地里辛勤地耕耘,总是走在国内文学的前沿。”

 

残雪发来视频,发表获奖感言

 

    万玛才旦《气球》,获中短篇小说奖

    “感谢《花城》,这么多年下来,文学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,一些日常的思索、习惯都和文学有关联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文学创作更是成为我的一种生活方式、一种思维方式,让我无法离开她。”

 

万玛才旦

 

    胡学文《龙门》,获中短篇小说奖

    “校对提出意见,我还是第一次碰到,我的微信至今还留存着校对人的校稿。在我的印象中,校对只是校正错别字,没想《花城》的校对权力这么大,这么细致。我想这样的校对是值得称赞、值得敬重的。自然,这样的刊物让人充满敬意。”

 

胡学文

 

    郝景芳《长生塔》,获中短篇小说奖

    “感谢《花城》杂志给我的莫大荣誉。一直觉得,文学不分类型,只要是能表达心中的感受,就是最合适的形式。我用科幻写现实,也用现实主义写虚无。”

 

郝景芳

 

    于坚《大象十章》,获诗歌奖

    “《花城》者,文之大刊也,凡四十年,持‘抽象理想之境’于不坠。作为作者之一,与有荣焉。此次又获奖,不胜惶恐,敬谢。”

 

于坚

 

    林贤治《通往母亲的路》,获非虚构奖

    “我感到慰藉,同时不无伤感。我把母亲的肖像画登在《花城》杂志上,并获得许多赞许的目光,可是,她已经看不到所有这些了。感谢《花城》,再一次给我机会,让我当众公开赞美并感谢我的母亲。”

 

林贤治

 

    格非《想象读者与处理经验》,获评论奖

    “《花城》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文学刊物之一,多年来,为她写稿成了我持久的人生理想。”

 

格非发来视频,发表获奖感言

 

    陆象淦《着魔的指南》,获翻译奖

    “衷心祝贺《花城》创刊四十周年庆典。一九七九年创办出版的《花城》乃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。四十年来,《花城》始终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,一路前行,为新时代文学艺术事业的发展和繁荣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积极贡献。”

 

 

陆象淦